首頁 >   心理知識 >   文章詳情   
科普

 “喪親”心理療愈——從HG先生對母親”善別”懷念談起

2019-09-29
圍觀(457
收藏(0

  

9月某日,知名藝人HG先生發布了一段懷念自己已去世半年之久的母親的文字,引起了關注,也戳著了人們“生死別離”之痛點。HG先生寫給自己已去世的母親的一段話:“連續一周,總是夢見你,直到今天我才明白,這不是日有所思,不知你來夢里見我,要翻過多少座山,趟過多少條河,如果很遠,很辛苦,就別來了吧,我知道這個日子對你很重要,放心吧,我吃了蛋糕,吃了面,還收到了許多的祝福,回吧,我一切都好,回吧,我不會忘記,你在夢里的叮囑”。


據悉,中國知名藝人HG先生的母親于今年年初因癌去世,去世前,他的母親與癌癥已抗爭了三十年,半年過去了,HG先生通過這段寫給母親的話與母親做了一段“善別”。就此,特別感念HG先生內心之細膩,對母親之珍重,從失去親人的心理創傷影響時間段來看,半年到九個月的時間段正是“創傷后應激心理障礙的關鍵期”。


就算有些人心理素質好,“生離死別”事件創傷后并無留下“創傷后應激障礙是”,但是創傷就是創傷,那個痛點是在那里的,那些因創傷而需要的“心理調適”與“心理適應”是每天都面臨的心理成長功課。


九個月左右能走出來的,都是“好樣的了”,因喪失親人而有的心理抑郁、生活不適、懷念之痛、悔恨之意已漸漸遠離、并且釋放。相反,如果“喪失親人”九個月左右仍然出不了“喪親”之痛,活在一味的“抑郁”“舊情”“舊事”的陰影之中,內心尋不著有絲毫“喜悅”之情,則已陷入“喪親”后的抑郁癥,更嚴重的可以列為創傷后應激障礙觀察診斷,需要專業力量介入救助。


臨終關懷既包括關心臨終之人的“善終”,也關注“臨終時節點的善別”,更關注活著的人的“善生”;而對于已經失去“親人”的家人來說,要更好的“善生”往往需要從心里再次與去世的親人再有一次“心理善別”。


攝圖網_500543857.jpg


為什么?因為,親人去世后,過往親人的音容笑貌往往會一段時間以來一直在腦中回蕩,“睹物思情”陷入懷念;接著,失去親人以后的,生活出現了各類細微的變遷變化,如何適應;更有甚者,尤其是家庭重要的頂梁柱,突然去世,導致全家人的生活沒個著落,這時,事件造成的創傷感顯然是較大的。


“已去世之人先前所擔任的家庭功能及責任”現在轉而落在現有的家庭成員的肩上,能承擔的承擔,不能承擔的尋找家族、社區、政府等援助;所以,因一時的生活適應困難就可能導致心態瞬間落入迷惘、傷心、失意、緊張、自責中;如果“親人”是意外離去的,往往,活著的人內心的自責較強烈,并且生活“不適應癥”更明顯,對“死去親人”的懷念是一回事,更多的心態是:大家會怎么看?我是不是受了懲罰等自責心態。如果親人是因疾病而去世,并且病程時間較長,親人都彼此善待,并且多數已做了“善終”準備,那么,這種別離相對較為自然祥和,活著的人也能較快進入“善生”階段。


現年37歲的HG先生,他母親患癌有三十年了,說明這位母親面臨會到來的死亡預先做了不少“功課”,也正是這種“倒計時感”,讓這位母親加倍地愛護自己的兒子;從HG先生給已經去世的母親的“善別”留言中,可看出這位母親平日里對兒子的細心的愛和照顧都留在了“孩子”的心里、記憶里,HG先生的這段留言,也讓人品讀出了兒子對母親的愛和對過往母愛的深切懷念。HG的那一段詩一般的語言,楊老師不做任何解釋,此情此景,意會比言傳更有滲透力,這是生命的詠嘆,是愛的印記,也是生死別離的生命故事傳奇。


攝圖網_500190045.jpg


以下我簡介一例“喪親”心理輔導


多年前,我在XMZK心理中心,有一位企業的HR負責人介紹其親屬帶一FZ某大學的大二女學小蔡(化名)從FZ來XM求助,類似這位家屬這樣有意從FZ舍近求遠來XM求助,是個案為了其自家的隱私保護。小蔡是自殺沖動的抑郁癥,起因是小蔡的一位大一的表妹在三個月前自殺了,自殺前這位表妹把自己失戀失意以后的痛苦告訴表姐小蔡,并表述了自己“不想活了”的心態,還交待表姐小蔡不要跟她自己的父母說這些事。


小蔡也就什么也沒跟親人們說,有一天小蔡不安心上課,請假去表妹的學校探望表妹,而就在那天,表妹果真自殺了,去世了。自那以后,小蔡抑郁加自責,越來越嚴重,責備自己不懂事,認為自己如果早些時侯把表妹想自殺的想法告訴表妹的父母,表妹應該就有救了。


小蔡抑郁越來越重,由其親屬帶到心理專科醫院也服用了抗抑郁的藥物,然而,小蔡的自責并未因服從解憂的藥物而減輕,小蔡痛苦到一個地步,甚至有自殺的沖動。小蔡的親屬帶小蔡來到咨詢室以后,楊老師給小蔡做了“喪親”心理輔導,主要幫助她釋放她的悔恨感,對小蔡進行了完形心理療愈,進一步進行時間線治療,幫助她將心理關注點指向未來,并對小蔡進行了積極的“心理重建”,全部是三次的心理輔導,小蔡得到了釋放,自述自己已經醒了,好了,要回學校去上學了,面容也會正常露出些笑意。


有關“哀傷”心理輔導的生命教育,必要時,面向因死亡事件而受影響人群進行團體“善別”的心理輔導及團體心理重建,是十分重要也是必要的,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人,也會有越來越多的組織機構重視生命教育的功能意義。


楊素暉(微信同手機:18320983381)

2019-09-29


收藏

本文由 楊素暉 原創發布于爸媽在線。未經許可,禁止轉載。

評論
作者
楊素暉

教育碩士學位,資深心理培訓師,國家二級職業心理咨詢師;人社部CETTIC全國1+N項目教材編審及其 EAP講師、EAP咨詢師教材編審,...

專欄作家
更多
  • 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,家庭組織系...
  • 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、簡嘉心理咨...
  • 教育碩士學位,資深心理培訓師,...
  • 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、 企業EA...
  • 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、美國NGH...
  • 國家二級心理師、中學語文教師、...
  • 國內資深職業心理咨詢師、國家二...
  • 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,1999年...

關于我們 |廣告服務 |客服中心 |免責條款 |聯系我們

粵ICP備10217215號-2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粵B2-20110160爸媽在線所有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安全聯盟認證
ag输得最惨的人